直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平安保代上演集体出走-【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0:01:20 阅读: 来源:直缝钢管厂家

面对众多媒体的问询,平安证券方面一直保持缄默。

不过平安证券投行部门的集体出走,目前来看已经是既定的事实。《机构投资》通过挖掘调查发现:从8月下旬起,到9月5日为止,平安证券投行部约有13人出走,其中保荐代表人11名,已跳槽到华林证券12人,其中保荐代表人10名。而部分人去第一创业的传闻,并未最后坐实。

出走的投行团队

8月下旬,上市仅半个月的方正证券(601901)发布了两则颇有意思的公告。

公告表示,8月26日,保荐机构平安证券通知方正证券:首发的保荐代表人刘哲先生因工作变动原因,不再负责方正证券的持续督导工作。刘哲对方正的督导工作改由陈建接替。此次变动后,方正证券的持续督导保荐代表人变为陈新军、陈建。

五天之后的9月1日,方正证券再次接到通知,另一名上市保荐人陈新军,也因工作变动离开了平安证券。几天内,负责方正证券上市的两位保荐人均离平安证券而去。

事实上近期多家上市公司均发布了类似的公告。这仅是平安证券近期的投行人员离职潮冰山一角。

本次平安证券投行部出走的13人名单如下:保荐代表人龚寒汀、刘哲、李建、张浩淼、陈新军、何书茂、铁维铭、乔绪升、张辉波、赵鹏、易秋彬,保荐项目组成员陆李英、王忠华。除易秋彬以外,其余12人已全数加入华林证券。

这13人中,既有曾位居平安证券投行部董事总经理的龚寒汀,也有按所获保荐费用被媒体评为行业第2号保代的陈新军。

按从事保代的资历来看,13人里既有最早在2004年成为首批保代的陈新军,也有刚刚在2011年6月10日成为保代的乔绪升、赵鹏、易秋彬。由于这三人全部出走,平安证券今年6月的保代申请,可以说完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如此多的保代出走,在上市公司造成了多大范围的震动?《机构投资》统计的结果是,已经出走的11名保代,涉及上市公司24家。

除了以上11名人外,另有多家上市公司的公告涉及到平安证券两名保代周宇、王会然工作变动。加上这两人,本次保代离职潮涉及到的上市公司,几乎占到自2009年6月IPO重启以来、平安证券保荐上市50多家公司的一半以上。

到目前为止,周宇与王会然尚未正式从平安证券离职。如果这两人正式离职,那么从平安证券离职的保代将达到13人,占到平安全部约80名保代的六分之一。

由于离职的投行人员上至投行部董事总经理和资历最深的首批保代,下至6月份刚刚获得保代资格者和一般的项目组成员,因此所涉及到的保荐项目也涵盖了多个层次:除了28个已上市项目外,正处于上市中的项目也受到了影响:已经进入上市程序的项目,由于这两人的闪电离职,不知会对保荐质量产生何种影响。

与人员的离职相伴,对平安证券打击最大的,恐怕是许多正处于保荐阶段的项目,难免会随保荐人的出走而被带到新东家。从以往各大券商的保荐人离职情况来看,这种案例屡见不鲜。

据平安方面公布的数据,该公司历来约有80%的IPO项目是由投行人员主动承揽得来。以而以本次离职的人员之重、资历之深、涉及层面之广,相信被带走的项目亦不在少数。

祸起薪酬改革

按业绩与规模来说,平安证券在业内从来排不进第一梯队,但借力于创业板的开闸,近年来平安证券的投行业绩极为突出,已经走在行业前列。

据统计,2007年、2008年,平安证券承销业务收入分别为5.05亿元、5.1亿元,2009年开始激增,达到8.67亿元,而在2010年,平安投行收入一飞冲天,达到24.05亿元,远远超过了9.68亿元的经纪业务收入。

对于作出了主要贡献的投行团队,平安证券在薪酬上采取何种激励方式,是十分值得注意的问题。

从平安证券的财报看,平安证券的业务及管理费项中,薪酬与奖金栏目,由2009年的6亿元,增长到2010年的10.04亿元。

财报中对此的解释是:“2010年度承销业务收入大幅增长,导致业务提奖较去年有较大增长;同时由于本年度新增了多间营业部,员工数量增加,工资和其它相关费用也一并增长。

事实上,平安证券在2010年新增了8家营业部,员工总数由2009年末的3433人增长到2010年末的3930人,增幅并不算大;而2010年的经纪业务收入9.68亿,就2009年的11亿,有超过10%的下滑。在营业部的增加对业绩贡献有限的背景下,2010年新增的4.04亿薪酬与奖金,应有大部分是投行人员的提成奖励。

另一方面,在应付职工薪酬栏目中,平安证券2010年有5.43亿的工资、奖金及津贴尚未兑现支付,较2009年的2.83亿增加了2.6亿。

应付薪酬的增幅大于薪酬与奖金增幅。由此可见,尽管承销收入有了大幅增加,但投行人员的提成奖励应有相当大比例被延迟发放。

业内传闻,造成本次平安证券投行人员大批出走的原因,除了提成奖励不按时发放以外,控股方平安集团还在酝酿对平安证券投行部的薪酬体制进行整体改革,保荐人薪酬有被强行降低的可能。

9月1日下午,在平安证券的大会上,平安集团总经理任汇川公开表态:投行部门薪酬体系两年内不变。这种意图稳定军心的承诺也从反面证实本次的投行集体离职事件祸起于薪酬问题。

机制与人性

保代牌照的稀缺性,成就了这个职业动辄百万的高薪。而且保代的数量,又是事关证券公司保荐业务资格的一道硬门槛和投行业务收入的基础。因此众多证券公司以高薪招揽保代,甚至不惜花费巨额“转会费”挖角,也是现行制度下的必然行为。

只是,“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平安证券当初急于扩张投行团队、从华安证券挖来江成祺、徐圣能,从海通证券(600837)挖来方向生,从广发证券(000776)挖来陈新军等首批保代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因急功近利定下的过激薪酬机制而反悔?

尽管2011年前8个月,平安证券仍然以12.92%的市场份额位列保荐数量的第一名。但今年30多个新股承销业务收入只有13.87亿元,相比起来,去年全年38个新股为平安证券带来的承销业务收入为23.16亿元。随着市场的低迷和新股估值空间不断被挤压,几乎可以确定,平安证券今年的承销业务收入将低于去年。

由于业务收入从2010年的高峰回落,平安投行部门今年的提成奖金将难望去年之项背。目前尚在维持的薪酬体制,接下来将会承受越来越多的压力考验。十多名保代的离职,或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另一方面,人都是趋利性的动物,保代们为薪酬跳槽本来无可厚非。但在这大面积的离职更迭过程中,近30家已上市公司的持续督导工作,是否能有效持续下去,能否做到对广大投资者负责,尚是未知之数。毕竟平安证券所保荐的众多公司中,业绩变脸、大股东不守承诺、超募资金转作它用等案例时有发生。持续督导负责人的更迭,无疑会给市场埋下许多不稳定的因子。

保代们在享受牌照垄断所带来的高薪之同时,是否有人重视这份工作所赋予的责任呢?

众生纷纭,当作为首批保代的陈新军,刚刚又从平安证券跳到华林证券之际,《机构投资》也注意到,与陈同为首批保代的雷杰,目前已是上市券商方正证券的董事长。而方正证券上市,又恰好是陈新军担任保荐代表负责的项目。

是否能从保代位置上走得更远,或者关键只在于人。

仓库硬化地坪

12型黑轮共板法兰机

高耐磨焊丝焊材焊丝型号批发

养森瘦瘦包有那些优势效果如何

HTC手机的卡塞批发采购采购oppoX905字库

阿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