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缝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缝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在南非亲历面试南非本地人应聘的古怪景象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7:24:35 阅读: 来源:直缝钢管厂家

在南非亲历面试——南非本地人应聘的古怪景象

在地球最南端的国家生活工作了好几年,间或不乏好几次面试。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我面试别人。经济不景气、大环境、小因素,总之商城的营业额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滑坡,于是老板下定决心,招纳贤才。广告刊登之后的第二天,海量的简历洪水般涌进了老板的邮箱。经过层层筛选,我们选定其中八人来参加面试。面试过程颇有感触,在此不妨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拉克.杜贝”:迟来的自信

这位留着与南非已故音乐家拉克.杜贝一样发型(这哥们的发型,比较接近荷兰球星路德.古力特)的黑人青年,是我们的第一位面试者。他身着雪白衬衣,外罩一件色泽鲜艳的小马甲,脚蹬一双做工精致的白色尖头皮鞋,打扮整洁而富有南非特色。

我们先是互相问好,之后面试开始了。虽然之前做了充分准备,我仍然感到紧张,毕竟第一次,而且是外国人。我有点生疏地介绍着公司的情况,偶尔也会瞟他两眼。每次看去,他都会睁着一双眼睛望着我,很专注的样子,显然正努力地从我的言语中捕捉一些关键信息。面试进行了十几分钟后,老板决定让他走人。语言表达欠佳,缺乏相关工作经验,他并不符合我们的人选要求。于是我简单地陈述了我们的薪资待遇,之后准备与他握手告别。 这时,他突然说:“我感觉自己好象喜欢上了这份未来的工作, 可以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吗?”我有点意外,于是看看老板。在得到点头同意之后,我给了他一个鼓励般的微笑。他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说:“过去我珍惜别人赐予我的每一次机会,并通过努力工作来回报别人的赏识,现在亦是如此;我知道如何去努力工作,也知道如何为企业创造更多利润。” 望着那双好象一下子多了份神采的眼睛,我半好奇半怀疑地问他:“那说说看,你有什么锦囊妙计来改变我们目前经营惨淡的现状。”他一下子活跃起来,好像变了个人。五分钟过去了……

又一个五分钟……

第五个五分钟的时候,老板终于忍不住了:“早干什么去了,下一个吧!”望着那双神采奕奕的大眼睛,感觉他的自信好象随时都会溢将出来,我真有点于心不忍。哎,为什么姗姗来迟呢?

“深色卡拉”:穿着工服来面试

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在会议室外面遇到了一位个头矮小的中年男子。他很礼貌地与我打招呼,说自己是来参加面试的。我有点奇怪,因为从来没有碰到过身穿绿衣的面试者。他的皮肤比黑人浅一些,但比一般的卡拉人又要深一点,不过很显然是混血。交谈中,我得知他曾经在运钞公司工作过,有着非常丰富的运钞经验。很多平时只能在电影里欣赏到的镜头他竟然也曾经历过。他们每天会设计不同的运钞路线,每项运钞任务又会兵分好几路,虚虚实实地来混淆耳目。当然在南非这样的地方,土匪强盗,甚至假警察也屡屡碰到,不过每次都会被他老练地摆脱掉。也许是有过这样的工作经历的缘故吧,他很健谈。而对于从未作做过的销售工作,他竟然也能说出些子丑寅戊来;并解释说,这是因为他自己进一些货,放在家里再卖给亲朋好友。他告诉我,在索韦托有很多穷人,非常贫穷,有的甚至一无所有。但这些人也需要消费,需要购买廉价的日常生活必需品。由于信息闭塞,很多人都是在当地的小商店里或大超市里去买东西,而这些地方的商品价格并不便宜。谈到宣传方式,他不建议通过网络,因为对穷人来说,网络距离他们太遥远了。他说我们不妨去这些穷人区定时散发传单,这样人们就会知道我们的商城,知道在我们这里可以购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不仅在街道上散发传单,还可以去一些购物中心的停车场以及赌场的停车库去散发传单,如果不被允许,就塞给保安一些小钱,或者给街头无家可归者一些小钱,让他们去发传单。这些人是很乐意做这些事情的。“或者,他说,我们还可以去长途汽车站找司机帮助我们散发传单,因为那里有很多外地的人,他们来约堡就是买东西,进货,如果看到我们的传单,一定乐意去我们的地方看看,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就会知道我们,知道我们的商城,我们的知名度就会越来越高,生意自然也就芝麻开花节节高了(我很惊讶——南非有这个歇后语吗?这应该是写作者的灵感吧)。” “这些建议真是不错,我不仅在心里暗自赞叹。扭头瞅瞅,老板也是一脸赞许的神情。

握手到别时,这位“深色卡拉”满脸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是上班时间抽空出来面试的,所以还穿着工作服。”哦,我恍然大悟!

“白人青年”:膀大腰圆超耗油

他看上去可以说超级健硕,大约一米八左右,尽管只有27岁,却挺着个大啤酒肚,感觉与他本人年龄有点不太相符。这个白胖子曾经在一家商场担任过保安主管,与当地市政部门关系颇为密切。他显然对自己很有信心,回答起问题来有板有眼的。甚至未等我们提问,这个胖子就自告奋勇地帮我们出起了商城促销的点子来。他建议我们在商城里配置一些娱乐设施,供大人和小孩娱乐,并认为有了娱乐设施人们才乐意来这种地方,商城生意自然也会慢慢好起来。 其次,他建议我们可以找手机服务商来做广告,比如MTN或者VODCOM, 将我们的广告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给终端客户。第一种方式一下子就被老板否决了,不过他好象对胖子的第二条建议很感兴趣,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曾听说过这种广告方式。当被问起做这种广告的可行性时,胖子耸耸肩,两只胖胖的手向开一摊,反问道:“为什么不试试呢?”我忍不住多瞅了他几眼,不是因为他的反问句,而是他的那两只胖手手。他的手十分白皙,雪白雪白的,看起来耀人眼,手背和手指上堆积的全都是厚厚的脂肪,尤其是大拇指肚,圆溜溜、厚墩墩,象褪光毛的鸡大腿。不知道会有多少斤?我心里嘀咕着。转头看看老板,他也正盯着大胖子,“人不错,就是,怎么这么胖,我在想,如果让他开车出去办事,车子能承受得了吗?再说那么胖得多耗多少油呀!哎,算了吧!”于是我们与这位超级胖哥的面试就此打住。走的时候,他很客气地与我们说再见。可是,我们会再见吗?我想应该不会了。如果会的话,那就真是上天注定的!

“外来户”:最后的守望者

我们的最后一位面试者也是一个白人,四十岁左右,看上去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从衣着相貌看,他应该是一位体力劳动者。所以一开始我就没指望他会有什么惊人之处。不过我仍然想把他的故事写下来,因为他是移民到南非来的。面试中他提到自己曾经在津巴布韦呆过,到现在为止获得南非公民身份已经二十年了。看来他的生活并不如意,否则也不会出来找工作。我没有问他从哪个国家移民到南非的,或许是津巴布韦吧,据说有很多津巴布韦的白人移民到了南非,不知道他是不是其中的一员呢!那他为什么要移民到南非,他以前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子呢?我无从得知,只知道他现在过的肯定不好。

他的双手看起来很粗糙,脸上也找不出任何养尊处优的痕迹,有的只是饱经风霜的层层皱纹。在面试的过程中,我问他有什么促销的策略,他说可以在电视上和收音机里做宣传广告,也可以试试路边的大幅广告牌,总之都是需要花大钱的点子,老板反问他一句,有没有考虑过广告成本的问题。他愣了一下,说:“做这些广告当然要花很多钱,不过我也有帮你省钱的办法,一分钱也不用话,我可以用嘴去传播,给我的家人朋友讲,我的朋友又可以给他们的朋友讲,这样不就让别人知道这个地方了吗?”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真有点刺耳,我望望老板,他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板了起来,也许与我有同感吧。在征得老板同意之后,我决定收场。于是接下来我就按照面试程序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工资待遇问题。他很有兴趣地做了笔记,并且在笔记本上计算了一下,大概对工资待遇很满意,苍老的脸上一下子堆满了笑容。他抬起头望着我说:“我对工资待遇很满意,相信我吧,如果得到这份工作我会努力干好它的。我会一直等你的电话。” “当然,有了结果,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的,”我轻轻地与他握手道别,最后又回头望了望他满意离去的背影,心想:“他怎么会守得到我的电话呢?”

成都到延安物流公司

托运小汽车

成都到乌鲁木齐物流公司